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PD-1/PD-L1抗体 Fab段和Fc段介导的免疫效应

作者: 学习联盟 09-02 14:53 收藏

image.png


上一期我们介绍了PD-1/PD-L1单克隆抗体的结构特征,理想的PD-1抑制剂需要Fab段发挥强大的结合能力并排除Fc段结合的干扰。本期“探界说”将详细介绍IgG抗体Fab段和Fc段介导的免疫效应。


Fab段能够和靶细胞表面抗原结合(对于PD-1/PD-L1抑制剂类药物来说,靶细胞主要是指T细胞),从而阻止肿瘤细胞与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而导致的T细胞功能被抑制。在阻断这一抑制性通路后,T细胞发挥细胞毒性作用,以杀灭肿瘤细胞。


image.png
IgG抗体Fab段介导的免疫效应示意图

Fc段能够和免疫细胞表达的Fc受体(Fc‑gamma receptor (FcγR))结合(免疫细胞主要指髓样细胞,如巨噬细胞)。通过抗体的介导,巨噬细胞发挥吞噬作用将抗原清除,即ADCP效应(抗体依赖的细胞吞噬作用)。


而如果Fab段结合了T细胞的同时,Fc段不慎结合了巨噬细胞,巨噬细胞发挥ADCP效应将吞噬T细胞,势必会降低T细胞数量,从而可能降低T细胞杀灭肿瘤细胞的作用。因此对Fc段进行改进则显得尤为必要。


image.png
IgG抗体Fc段介导的免疫效应示意图

替雷利珠单抗(Tislelizumab)是人源化IgG4变体型单克隆抗体,是我国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PD-1抑制剂,Fab段对其作用靶点PD-1有高度的特异性和亲和性,对Fc段进行了改造,具有独特的作用机制。


image.png
替雷利珠单抗示意图

下期我们将为您详细介绍替雷利珠单抗独特的作用机制,我们下期见。


*本项目由百济神州(上海)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支持



参考文献:

[1] 2018 Genitourinary Cancers Symposium February 8–10, 2018 San Francisco, CA,USA.Abstract number445.

[2] Cancer Cell 28, 285–295, September 14, 2015.

[3] Zhang T, et al. Cancer Immunol Immunother. 2018; 67(7): 1079–1090.


责任编辑:榭小仙

审核校对:张广涛

// 评论

100
  • {{item.nickname}} {{item.audit}} {{item.created_at}}

    {{item.content}}

// 推荐文章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虞巍教授解读:尿路上皮癌免疫治疗新进展回顾

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的虞巍,今天和大家一起回顾2019年上半年三大国际会议(美国ASCO-GU、欧洲EAU、美国AUA大会)中尿路上皮癌治疗的新进展,向大家传递国际尿路上皮癌管理的最新内容。

ASCO大会:irAEs对患者结局影响的探索与思考

回顾2019ASCO大会中发表的关于irAEs管理与肿瘤患者结局的相关研究进展

替雷利珠单抗在尿路上皮癌的应用

临床研究:替雷利珠单抗真的可以治愈癌症?

北大医院虞巍教授解读系列之三:尿路上皮癌药物治疗新进展

前两周我们分别回顾了2019年上半年三大国际会议(美国ASCO-GU、欧洲EAU、美国AUA大会)中尿路上皮癌免疫治疗和手术治疗最新进展,本期探界说将为大家介绍来自AUA大会上尿路上皮癌的药物治疗研究进展

PD-1/PD-L1单克隆抗体特征

PD-1/PD-L1抑制剂越来越受关注,了解PD-1/PD-L1的结构特征,能帮助我们更好认识它们。

北京医院刘明教授解读前列腺癌管理:影像学在前列腺癌管理中的应用进展

前两期我们分别回顾了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和基于免疫治疗的联合用药策略探索进展,本期探界说将聚焦影像学在前列腺癌管理中发挥的作用

TMB在尿路上皮癌免疫治疗中的作用

TMB有望成为理想的生物标志物,指导选择有效的抗肿瘤治疗和检测手段。

2019ASCO大会UC治疗相关进展回顾

上一期内容中我们一起回顾了ASCO大会中RCC相关治疗最新进展,本期内容将聚焦在UC治疗相关研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