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图片
使用手机微信扫码登录

北大医院虞巍教授解读: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复发监测的探索

作者: 学习联盟 03-09 09:47 收藏
image.png
image.png               
虞巍
教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尿路上皮癌委员会常委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肿瘤学组委员

抗癌协会家族性遗传肿瘤协作组泌尿生殖肿瘤组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肾脏移植分会青年委员会委员

CUA尿控中青年医师联盟成员


新诊断的膀胱癌患者中75%为NMIBC,这部分患者5年复发率高达约52%,因此长期监测复发情况对NMIBC患者尤为重要。白光膀胱镜检查和尿细胞学被认为是最佳的监测方式,但二者方法学存在局限性:

  • 白光膀胱镜检查对平坦型病变缺乏敏感性,如CIS。此外,膀胱镜花费较高,舒适度较差,同时有感染风险

  • 细胞学检查有着较好的特异性,但是敏感性和阴性预测价值低


本篇研究为2019年发表在欧洲泌尿杂志的一篇研究,探讨了Xpert试剂盒通过检测NMIBC患者尿中过表达的五种mRNA,实现膀胱癌复发监测的情况。

 

研究入组了19个中心初诊或复发的NMIBC患者,分两个阶段进行:


1.监测研究阶段:

  • 入组264例患者,Xpert试剂盒共检测259例样本,总检测成功率98%。最终239例患者纳入分析

  • Xpert试剂盒预测复发的临床参数:总敏感性和特异性分别为74%,80%。对高级别肿瘤患者的复发预测敏感性为83%。总阴性预测价值和高级别肿瘤阴性预测价值分别为93%,98%。下表为不同人群中Xpert试剂盒与细胞学检查和UroVysion试剂盒相比预测复发的临床参数:


image.png

image.png

 

2.特异性研究阶段:

  • 入组537例患者,最终508例患者数据有效。吸烟者与非吸烟者检测特异性相似,分别为98%,96%
  • 亚组人群特异性数据:尿失禁或膀胱过度活动症患者、良性前列腺增生患者和前列腺癌患者的复发特异性分别为100%,95%和96%

  

image.png


研究发现新型Xpert试剂盒与传统细胞学和UroVysion试剂盒相比,检测敏感性和阴性预测价值(NPV)更高,尤其是对高级别肿瘤的NPV高达98%,或能够实现NMIBC持续监测。高NPV意味着更多的阴性检测是真阴性,医生能够更加有把握的排除疾病。未来随着DNA甲基化、尿突变标记物与Xpert试剂盒的联合应用,膀胱癌复发监测将得以继续优化。

 
(注:本材料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
*本项目由百济神州(上海)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支持


参考文献:

Prospective Validation of an mRNA-based Urine Test for Surveillance of Patients with Bladder Cancer. Eur Urol. 2019 May;75(5):853-860.


责任编辑:榭小仙

审核校对:曹林

// 评论

100
  • {{item.nickname}} {{item.audit}} {{item.created_at}}

    {{item.content}}

// 推荐文章

北大医院虞巍教授解读系列之三:尿路上皮癌药物治疗新进展

前两周我们分别回顾了2019年上半年三大国际会议(美国ASCO-GU、欧洲EAU、美国AUA大会)中尿路上皮癌免疫治疗和手术治疗最新进展,本期探界说将为大家介绍来自AUA大会上尿路上皮癌的药物治疗研究进展

PD-1/PD-L1单克隆抗体特征

PD-1/PD-L1抑制剂越来越受关注,了解PD-1/PD-L1的结构特征,能帮助我们更好认识它们。

北京医院刘明教授解读前列腺癌管理:基于IO的联合治疗策略探索进展回顾

上周我们回顾了多项在晚期前列腺癌患者中开展的III期临床试验进展,本期探界说将聚焦回顾基于免疫治疗(IO)联合用药的前列腺癌管理的探索

ASCO GU 2020会后解读(二):尿路上皮癌部分

一起来看看今年有哪些尿路上皮癌诊疗方面的“干货“吧。

我国PD-1/PD-L1抑制剂的现状与将来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高调走向大众视野……

免疫治疗未来方向探索与发展

哪些患者可优选免疫治疗?免疫治疗能否成为抗肿瘤的标准治疗?

【探界说】第四期|IO&UBC之“注定姻缘”

PD-L1,一种能够被肿瘤细胞或免疫细胞过表达的免疫检查点,与T细胞上的PD-1相互作用,可导致抗肿瘤免疫效应被抑制[1]。 近年来,随着IO治疗发展,PD-1/PD-L1抑制剂的出现为多种肿瘤带来了“革命性”的治疗效果[1]。迄今为止,美国FDA已批准5种PD-1/PD-L1抑制剂用于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治疗[2]。

PD-(L)1抑制剂早期治疗中断对患者结局的影响

免疫治疗何时停药更佳?